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宇 > 2017:全球经济或好于预期

2017:全球经济或好于预期

  2016年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等接连出现的黑天鹅事件,给全球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和悲观情绪。经济学家和金融机构曾经纷纷对英国和美国增长前景发出警告,大幅下调了对2017年全球经济预期。最近,从各国相继公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看,尽管风险仍然存在,但全球经济复苏情况明显好于预期。无论是即将进入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经济还是公投退欧的英国经济;无论是深陷通缩泥潭的日本经济和欧元区经济还是饱受通胀折磨的巴西经济和俄罗斯经济,都出现了鲜明的亮色。本文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将迎风启航,走过拐点、走出危机后的调整期,重新回到增长轨道。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
  经济复苏进程加快。2016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3.2%,超过市场预期的3%,创两年以来最高纪录。个人消费支出增长2.8%、核心个人消费支出增长1.7%。个人消费是美国增长的主要支柱,占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个人消费的恢复有利于经济长期增长。11月美国消费物价指数1.7%,创两年以来最大升幅,已经接近了2%的通胀目标。经济学家预测,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为1.6%、2017年为2.3%、2018年为3%。
  失业率超预期下降。劳动力市场改善,新增就业人数上升,2016年11月美国大幅降低至4.6%,创9年以来最低,接近了充分就业目标。10月个人收入增长0.6%,高于市场预期的0.4%。平均工资增长2.8%,为2009年以来最快增速。
  房地产市场和汽车市场回稳。2016年9月平均房价超过10年峰值,表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房地产市场最严峻的时刻已经过去。11月美国汽车销量增长大幅上升至5%,2016年全年美国汽车销量可能突破上一年的创纪录水平。
  先行指标走强。2016年11月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上升至107.1,高于市场预期的101.5,创造2007年以来新高,恢复到了危机前水平。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终值为54.1,高于市场预期的52.5,表明制造业商业环境和商业信心有所改善。
  特朗普政策组合:宽财政、紧货币
  在美国大选中,特朗普提出的政策目标是年均经济增长3.5%以上;政策组合是宽财政、紧货币;政策思路是通过大幅减税、放松管制和振兴制造业来推动美国经济复苏。
  财税政策。特朗普财政政策主要包括减税和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税收政策的基本思路是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一方面将企业所得税由39%降至15%以下;加快固定资产折旧;允许企业把滞留在海外的利润带回美国,按照10%的税率一次性纳税。另一方面,将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9.6%降低至33%;简化税级,将个人所得税累进档从目前七档简化为三档,分别为12%、25%和33%;对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的个人和低于5万美元的夫妇实行免税;将个人所得税扣除限额从6300美元提高至15000美元。废除遗产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基本思路是重建公路、高速公路、铁路、桥梁、隧道、机场、排水系统和电网,并以此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加强硬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重新评估现有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锚点锚点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对进行“不公平倾销和补贴”的国家征收处罚性关税,采取更严厉的贸易制裁措施。
  产业政策。实行“再工业化”,支持制造业回归,将“流向海外的制造业就业机会重新带回美国本土”。重新审视能源政策,取消对能源行业的限制,振兴煤炭业,大力发展石油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
  货币政策。长期低利率政策可能造成资产价格泡沫和股市虚假繁荣;长期的货币宽松可能导致通胀压力、增大金融风险。兼顾稳定与增长的考虑,应选择宽财政、紧货币的政策组合。
  欧元区通缩风险缓解
  走出通缩泥潭。2016年第三季度欧洲元区19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6%,锚点。11月综合消费者物价指数回升至0.6%,创造2014年以来新高。欧洲中央银行预测,欧元区通胀率将于2018-2019年接近2%的政策目标。
  先行指标走强。2016年11月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为53.7,为2014年以来最高。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41个月高于50,表明欧元区经济前景向好。
  欧元区政策组合:财政政策小幅扩张、货币政策维持宽松
  近日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将原定实施至2017年3月末的资产购买计划延长至2017年12月。一方面维护欧洲中央银行三大基准利率水平不变,即主要再融资利率为0%、隔夜贷款利率为0.25%、隔夜存款利率为-0.40%;另一方面,从2017年起,将资产购买计划(APP)中的每月购买资产规模从800亿欧元减少到600亿欧元。欧洲中央银行希望,在量化宽松政策环境中,欧元区各国采取有效措施,进行结构改革。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预测,2015年、2016年 和 2017 年欧元区19国的财政扩张力度分别为 0.2%、 0.5%和 0.2%。在此情况下,即使 2017 年欧元区各国继续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扩张力度也仅为 2016 年的一半。
  公投脱欧后的英国经济好于预期
  2016年三季度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2.3%,各项宏观指标均超出预期,其中,服务业PMI指数超过行业枯荣线;制造业PMI达到55.4高位,为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建筑来PMI重回增长区间。失业率大幅下降为4.8%,为2005年以来的11年最低。通胀率升至1.2%,创造两年以来最高水平。在英国公投脱欧之后,这一系列超出预期的宏观经济数据使得国际市场重新看好英国经济前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英国经济已经实现了软着陆,2017年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极小。英国政府也表示,尽管不确定性因素存在,但英国经济强劲,市场已经从脱欧的震动中冷静下来,宏观经济超预期表现了英国经济的韧性。2017年,英国政府将继续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与中性货币政策的政策组合。
  日本经济形势好转
  2016年第三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2%,高于市场预期的1%,为连续三个季度呈增长态势。11月份日本失业率3%,为主要发达经济体最低水平。近日日本政府发布《2016年12月月度经济报告》,对日本经济基本评估调高至“经济整体持续温和复苏”,这是2015年以来日本政府首次调高对国内经济形势的基本评估。日本政府还上调了对出口、个人消费和生产等预期。
  日本政策组合:财政政策逐步紧缩、货币政策继续宽松
  2016年9月,日本中央银行宣布,将货币政策操作目标从调控基础货币改为调控国债收益率曲线(QQE with yield curve control, QQEYCC)。同时,设定长期利率目标和短期利率目标。短期利率目标是对金融机构在日本中央银行的部分超额存款实施负利率-0.1%;长期利率目标是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0%附近。日本中央银行表示,“一定要在本轮货币宽松周期内实现2%的通胀目标,以此确保日本经济不再重新跌回通缩深渊”。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表示,2020年实现财政盈余的计划不变。这意味着,未来5年日本将逐步缩减财政赤字,由扩张性财政政策转向紧缩性财政政策。
  印度建立全国统一的消费税体系
  2016年印度通过宪法修正案,将于2017 年建立全国统一的消费税体系(The Good and Services Tax,GST)。长期以来,印度的税收制度和税务体系纷繁复杂。印度二十多个邦,各邦政府对自己辖区的商品和服务实施不同的税率和税收制度。主要税种包括:国家增值税、中央消费税、服务税、过境税、入市税等,有很多是中央和地方重复征收。由于税收体系复杂、国内税制不统一、税收征管权利分散、税收征管水平低下,税务部门具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造成税收管理体制效率低下。并且,间接税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重复征收,税负最终被转嫁给商品和服务的最终购买者,加重了企业和居民税收负担。为了统一税制,印度政府进行了70年的不懈努力。如果不出意外,印度将于2017年4月建立全国统一的消费税体系,不仅可能增加联邦政府的税收收入,更重要的是将长期利好印度企业和市场,促进印度经济发展。2016年第三季度印度经济增长7.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年印度经济增长7.8%。
  俄罗斯重新步入增长轨道
  经历了较长时间的经济衰退之后,2016年俄罗斯经济正在走向复苏。最近俄罗斯中央银行表示,2017年俄罗斯将重新走上增长道路。2015年俄罗斯经济增长-3.7%,2016年经济形势开始好转,预期全年经济增长-0.5%至-0.6%,高于此前-1%的预测水平。2015年俄罗斯通胀率为12.9%,预期2017年将下降至5.5%,俄罗斯政府希望在2017年实现4%的通胀目标。2016年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7%。2016年前三个季度俄罗斯外商直接投资为83亿美元,高于上年全年的59亿美元。2016年资本外流情况也有所好转,2015年资本外流规模高达570亿美元,2016年减少为160亿美元。普京总统指出,俄罗斯经济衰退主要原因在于国内问题,为此,俄罗斯政府正在制定新的国家经济发展计划,以使俄罗斯在未来3-4年内实现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经济增速。
  巴西中央银行大幅降息
  经济走出负增长。2016年第三季度巴西经济增长-2.9%%,这是巴西经济连续第七个季度出现负增长。预测2016全年巴西经济增长-3.3%,2017年巴西经济将回到增长轨道,增幅为0.8%。
  通货膨胀形势好转。2015巴西通货膨胀率高达10.67%,2016年9月降至8.48%。经济学家预计,2016年全年巴西通胀率为6.69%,稍高于中央银行通胀目标的最高上限6.5%。2017年将进一步降低为4.93%,接近巴西中央银行4.5%的通胀目标。
  巴西中央银行大幅降息。2012-2016年巴西中央银行基准利率一直维持在14.25%水平,为世界各国最高。随着通胀形势好转,巴西中央银行分别于2016年10月份和11月份两次降息50个基点至13.75。经济学家预期2017年巴西中央银行将继续加大降息力度,在年底之前将其基准利率大幅降至10.75%-10.5%。
  (个人学术看法,与作者供职单位无关)
  作者:王宇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