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宇 > 2017年应放开竞争性领域价格

2017年应放开竞争性领域价格

一、让市场决定价格

正如产权是交易的基础一样,价格是市场经济的核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是让市场决定价格、引导供求。为此,下一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是:全面深化价格改革,完善重点领域价格形成机制,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完善水价形成机制,建立合理反映成本、有利于节约用水的价格体系。加快电力、天然气等能源价格改革,逐步减少天然气价格补贴,完善环保电价政策。全面实行居民用水用电用气阶梯价格制度,推行供热按用热量计价收费制度,并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完善。推进交通运输价格市场化,逐步放开交通运输领域价格,扩大由经营者自主定价的范围。

二、维护公平竞争

打破垄断,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章规定,促进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健全竞争政策,完善竞争规则,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尊重企业自主定价权,尊重消费者自由选择权,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放宽市场准入门槛,健全市场退出机制,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价格监管规则。健全统一规范、权责明确、公正高效、法治保障的市场监管和反垄断执法体系。

三、推进简政放权

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企业经营的干预,最大限度缩减政府审批范围,以降低经济运行成本,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建立健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划定政府与市场的权责边界。对于极少数需要保留的政府定价项目,要推进定价项目清单化,规范定价程序,加强成本监审和成本公开,实现政府定价项目的公开透明。

四、价格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我国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全面放开竞争性领域商品和服务价格,放开电力、石油、天然气、交通运输、电信等领域竞争性环节价格。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具体要求:2017年我国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基本放开,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2020年我国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管制度和反垄断执法体系基本建立,价格调控机制基本健全。

(个人学术观点,与供职单位无关)

推荐 15